• 长尾水青蛾

    长尾水青蛾
    “你的老板研究蝴蝶?”“不,是蛾。他平常不准我们说蝴蝶,蝴蝶与蛾不一样,种类不到蛾的十分之一,你可以轻易地找到一本日本的蝴蝶大全,但蛾却很少有完整的图集出版,全世界蛾的种类太多了。”我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亚洲蛾类大全,问道:“蝴蝶和蛾有什么区别...
    3221 1
    By 丁海笑 2018-04-17
  • 如果只去一处赏樱,一定是醍醐寺

    如果只去一处赏樱,一定是醍醐寺
    醍醐寺1994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寺中五重塔、金堂、三宝院皆是日本国宝。所谓日本国宝、重要文化财,是日本对于有形文化遗产的认定,缘于20世纪初日本国力落后,文物外流海外,日本颁布法律,规定“国宝”不允许出国,以保护文化遗产。而后,国宝、重...
    3777 3
    By 沈寅 2018-04-16
  • 注一注华不注

    注一注华不注
    《山海经》和《水经注》中,都多次提到过华不注,尤在《山海经》中提到了它跟昆仑山及“九州”、“四海”的地理关系。这不是我的考据,主要是从王宁先生和刘宗迪先生的网文中找到的。两位先生均为当代史学家,其文辞可信度较高。另,在共工和女娲的神话传说中...
    2916 0
    By 孙助 2018-04-16
  • 当一个冰岛的浪荡游民

    当一个冰岛的浪荡游民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冰岛人很少会离开这座孤独的岛屿,他们或许会离开,但是一定会再回来。说老实话,我可以理解这种情结,因为做一个冰岛人一定是很特别的,你想想看,他们全国才32万人,如果对别人说起自己来自于冰岛,就像是刚刚从月亮上下来一样。...
    37947 1
    By 葱婶 2018-04-13
  • 塞班有365个夏天

    塞班有365个夏天
    我小时候的地理知识册上有一道题目:世界上的最低点在哪里?答案是马里亚纳海沟。据说如果将珠穆朗玛峰扔到这条沟里,山顶也不会露出海面,就算世界最高峰阻断了汹涌的洋流,广袤的太平洋仍会像它的名字一样波澜不惊平静如镜,就像许多年以后我看到的一样。...
    4461 1
    By 喻添旧 2018-04-13
  • 三亚冬与夏

    三亚冬与夏
    海浪一次次地从我旁边扑来,不高,半米吧,看到它们像篮球运动员上篮一样跃起,滞空,然后倒下来碎成白色的泡沫。我很享受这样一个人。如果和孩子一起,他又得让我拿着铲子帮他挖沙子,我要去游泳他还哭,好像我下了海就回不来似的。...
    3277 0
    By 佟琦 2018-04-12
  • 在巴黎一个人的时光(下)

    在巴黎一个人的时光(下)
    外面寒风呼啸,两个老人搀扶着走过来。走近才发现,都是男人。两个穿得很正式很绅士的老头。其中一个还是华裔。他们是爱人、密友?不得而知。他们慢慢走过,我没有多看他们,怕打扰。...
    3191 1
    By 春树 2018-04-12
  • 刻赤的中国人

    刻赤的中国人
    刻赤(Kerch)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的最东端,距离雅尔塔260公里,是进入俄国大陆前的最后一个定居点。由于乌克兰切断了克里米亚的交通运输,刻赤再度成为半岛与俄国大陆联通的桥头堡。道路正在拓宽,以便物资进出。透过车窗,我看到穿着橘色制服的塔吉克...
    3408 2
    By 刘子超 2018-04-11
  • 不丹幸福

    不丹幸福
    在不丹的几日中,只要逢周末或节日,都能看到路边身着盛装的人在射箭。在田里劳作、去寺庙朝拜、休息时候射箭,大概构成了不丹人的日常生活,朴素而简单。从外面来不丹的人经常会问当地人:“你们是很幸福么?”他们往往笑而不语。...
    2626 0
    By 何亦红 2018-04-10
  • 稻田江里

    稻田江里
    稻田江里是我在约旦认识的一个日本人,当时正值巴西世界杯外围赛,日本与约旦的比赛是关键一役,如果日本队取胜,将提前出线,所以日本球迷都纷纷涌入安曼,准备庆祝胜利。那时的江里还在印度工作,独自飞到约旦去看比赛。后来当我们各自离开约旦的时候,江里...
    3881 1
    By 丁海笑 2018-04-09

马蜂窝旅行制片厂

推荐书籍

  • 环亚旅行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
    作者:
  • 一路向心

    一人一单车,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阿里南线、川藏公路、阿里北线,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
    作者:

推荐作者

  • 喜喜

    自由记者,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
  • 雷梓

    白族,资深媒体人,行踪遍及中国,惟余台湾;有些地方于我,已超越旅行概念,而成为灵魂居所;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十四次去到青海湖,并以十日徒步环湖;与爱人相伴,逆沅水、酉水漫游湘西全境。
  •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 张海律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
  •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优乐娱乐”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 奇拉

    被汉化的蒙古人,漫游癖重症,世界音乐爱好者,无酒不欢的异域风搭配小能手,不吃蔬菜,但在寻找当地美食这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同伴比风景重要,内心想法高于一切,走出去了便再也回不来,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美好。
  •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
  • 狗子

    本名贾新栩,生于北京,出版有长篇小说《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1、2,随笔集《一个寄生虫的愤怒》,《活去吧》,《散德行》。
  • 孙小兽

    野生独立写作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