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都说来一次不够的地方
都说来一次不够的地方


简伯老了,想把这栋街屋的三楼以上,变成一处台湾优乐娱乐文献的图书馆。

在这些长辈的眼里,未来要完蛋了,因为年轻人的理想就是开自己的咖啡馆。他们不知道,我们在这儿邂逅萍水相逢的人,喜欢音乐的,喜欢骑行的,喜欢美食的,因为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想象台北的,因为罗大佑想象鹿港小镇的,因为《台北人》想象小人物的,我们在对方眼睛里看到自己也闪着光芒。

都说来一次不够。

细水长流。

台北东与西

西门町继续往南到龙山寺和万华车站那一路,则是货真价实的老城区,如果伍佰不是大歌星,他大概就应该出现在这吵吵嚷嚷的街市,和华西街卖鱿鱼羹的少妇调情两句,嚼个槟榔,摩托车飞上淡水河畔的快车道罢。

阅读全文


隐藏着的台北

“你去台北了?去故宫博物院了吗?见李敖了吗?都没有?那你干嘛去了?”“见朋友。”

——我与北京朋友的对话。

阅读全文


男的都叫俊良女的都叫惠敏

飞将军身材不高,但匀称结实,我总觉得他长得像谁,现在想起来了,像琼瑶电影里的男主角秦汉,对就是秦汉,但是,两鬓已有白发的飞将军一脸沧桑,半点奶油也没有。港台中年男(尤其演艺明星和知识分子)经常两鬓白发或黑白相杂或满头白发,但给人的感觉不是衰老和不堪,反而显得精力充沛意气风发。

阅读全文

声声慢,绵绵叹

“我12岁时父亲去世,17岁时母亲去世,18岁时祖母去世,家里有很多状况。父亲生病,母亲需要照顾他,家庭的氛围很沉闷。我记得有一次,我主动为母亲洗碗,当时父母正在吵架。洗完碗后,从来没有搂过我的母亲搂着我,我却感到害羞。”

父母去世20年后,侯孝贤拍出了打动无数人的自传性电影《童年往事》,就是讲他如何活过人生最初的十几年,电影里他把记忆中的童年拍成了永远的夏天。     阅读全文


太平洋的风

去花东就像一个寻找故去家园般的旅程。曾经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大约是时机未到。它对我的吸引,依然源源不断,并不热烈,更像是细水长流。总有一日,我会好好走一走那段路吧,吹着太平洋的风,走进那片绿色的山谷。

阅读全文

友善之岛

离开台湾前的最后一夜,小安和他的女伴凯瑞开车带我们逛台北,从故宫博物馆到士林官邸,从101大楼到忠孝东路,从天仁茗茶、黎记凤梨酥到宁夏夜市的各种小吃,在小安看来,人与人之间的友善情谊是可以传递的,离别之前他与我们一一拥抱,“在台北我作为一个台湾人很乐意接待和照顾你们,相信未来你们在北京遇到去优乐娱乐的台湾人,一定也会热情友好,人与人之间的爱心会一直传递下去”。

阅读全文

心里的台北城

这里是四四南村,1948年国民政府迁台之后兴建的眷村之一,也是第一座被保留下来的眷村。所谓眷村,就是当时的国民政府为突然间大量涌入岛上的军士家属所建的临时驻地,谁也没有打算长久住下去,因此低矮密集,像是现代房屋的微缩或放大的积木。如今整个台湾地区被保留下来的眷村已为数不多,那一代人,就算来时才一岁,现在也七十古来稀了。更多的“外省人”的后代们,生于斯长于斯,早已融入小岛岁月,在日复一日的挣扎或平淡中,渐渐隐去。              阅读全文

小居酒屋与小咖啡馆


厨房里静静的就只剩下H。他把炉上的火再度点燃,舀出高汤和叉烧,慢慢地加热烹煮,面下锅,最后在上面妆点蔬菜和配料。

那只是两碗平凡至极的拉面,和他过去煮过的所有拉面并无不同,但H直至今日,总记得那对父女吃起来的一幕,他们挟起面条,热呼呼的拉面在寒冷的天气里冒着浓浓的蒸气,扑面而来美好的香味,孩子和爸爸脸上绽开无比满足又幸福的微笑。

阅读全文

浪荡澎湖湾

澎湖风大、土贫、雨水少,和耐劳的澎湖当地人一样,这里的土地多种耐旱作物:花生、地瓜、玉米、角瓜、酸瓜、高丽菜……在澎湖,这些蔬菜生长得格外茁壮。尤其是酸瓜和高丽菜,经过腌渍晒干,可与海鲜相配,堪称无上的美味。那天晚上,我喝着酸瓜鱼汤,吃着炭烤小管(章鱼),吹着海风。不用说,那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阅读全文

真正的台湾名胜,在哪里?


然后,简伯开始讲。

想把这栋街屋的三楼以上,变成一处以台湾优乐娱乐文献的图书馆的计划,直到午夜。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